恶狠狠地瞪着我

正文:

空气中,漂浮着一种奇怪的味道,像是树木散发出来的清香,但却显然并不是。我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在石子铺成的小径上,不时抬头往前面看去。沿着这条小径走了几分钟后,果然能看见前面不远处的枫树林里,露出一幢别墅的尖顶。我加快了脚步,又仔细回想了一下米尔亚娜之前说过的话。好不容易摆脱了她,现在终于能一个人静下心仔细想想了。〈不过,玛丽一个人住在这样幽静的地方,不管怎样看,她都很像是欧洲中世纪的巫婆。〉为了从米尔亚娜口中问出玛丽住的地方,也让人费了颇大的力气,因为米尔亚娜一直极不愿意谈论起关于玛丽的事情。那幢别墅已经离我很近了,简直近在咫尺,走到正门前,我一边想问题一边按下了大门上的门铃。直到按了四五次门铃,别墅里面才终于传出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,从门逢里露出半张脸,朝外面看了几眼,又观察了许久才终于将门大打开。我很有礼貌的在外面等她看够了,但心里却已经很不耐烦。开门的女仆从门中走出来,疑惑地道:“您找玛丽小姐?“她长相很清秀,看上去也只有二十多岁。我仔细打量着她,心中感到奇怪,瑞士的天气一年四季都很宜人,她却穿著一身很厚的衣服,那身衣服是那种生活在严冬时节,才会被人们从壁橱里拿出来的极厚的毛衣。这样宜人的天气,她为何会穿著厚毛衣?〈怎幺又走神了。〉“是的,我找玛丽小姐。““请等一下。“年轻女仆急匆匆关上别墅的大门,又一个人跑了进去。〈想见这些小姐真是麻烦。〉如果现在手中有一包七星香烟,我可能马上就会抽起来,虽然戒烟已久,但这样站在门外干等还是让人很不耐烦。“怎幺还不快点出来。“就这样干等,把我本来就没多少的耐心磨的更少了。从这边,能看见别墅另一面大幅的玻璃窗,不过那扇玻璃窗看起来似乎是防弹玻璃,否则我可能就会砸破玻璃硬闯进去。在我没预料的情况下,别墅的正门发出‘咯吱‘一下声响被人打开了。年轻女仆歉意地笑笑,道:“让您久等了,玛丽小姐请您进来。“我大步从门外走了进去,才一进去,全身就开始不停使唤的打哆嗦。大厅里面异常的寒冷,不仅是因为墙壁上墙纸是阴沉的灰色,也不是因为地上的大理石地板又冷又硬,更不是心理原因,而是因为里面真的很冷。我冷的要命,但就连想找一个地方坐下来都找不到,我终于明白了女仆为何要穿厚毛衣。〈这里要是有壁炉就好了。〉〈屋里的冷气强的可怕,这里恐怕比西伯利亚还要寒冷,难道玛丽是俄国人?〉脚步声从我身后传出来,我转过身去,看清楚来的人果然是玛丽。玛丽看起来还是一样又高又瘦,衣服穿在她身上显得很空荡,看起来,她和这个装饰成灰色调,冷的要命的大厅倒是很契合。她只穿著一身单薄的外套,却像是丝毫不觉得寒冷。玛丽阴恻恻地笑起来:“欢迎欢迎,你有事找我?““是,我想知道该怎样做,才能召唤出血腥玛丽来!“我直视着她的双目,我知道自己的表情很坚定,虽然连牙齿都在打颤。〈这种温度,估计比藏酒窖的温度稍微只高一点。〉真不明白玛丽究竟是不是人,还是西伯利亚人,即使西伯利亚人抗寒能力强,这种温度她也受的了?这时,玛丽脸上的表情变化很奇怪,忽然歇斯底里的狂叫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芙洛拉就是因为召唤出血腥玛丽而死的吗!““还有可能是谋杀,只有亲自尝试召唤出来血腥玛丽,才能知道她是否存在,或者,根本就是有人借这个传说谋杀了芙洛拉。“我冷冰冰的道,可能是因为气温太冷了,连声调也变的冰冷起来。玛丽捂住自己的脸,声音带着些哽咽地道:“一定是血腥玛丽,因为那天,她也和你一样,来向我要了召唤血腥玛丽的方法,结果第二天早上,她就被人发现死在浴室里,当时我就根本不应该告诉她。““你冷静一下。“〈虽然玛丽是个怪人,但她似乎对芙洛拉有种特殊的感情。〉我发现每当她说到芙洛拉的时候,情绪就变的极不稳定。忽然间,我又想到一个问题。“像召唤血腥玛丽这样的咒语,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其它少女因此死亡,但应该在欧洲的学院里很流行,不可能每一个召唤出她的人都会死,为何这个学院里一提起召唤血腥玛丽,谁都不愿意多谈,像是很害怕。“玛丽露出埋在双手中的脸,她的表情看起来很狂乱。“那是因为,这所学院里有真正的召唤出血腥玛丽的方法,其它人用的方法不对,怎幺可能会召唤出来。“她用高亢的语调叫道:“如果你真的想知道,就上二楼的书房来吧。“说完,她朝二楼走去。我怔了怔,没有加以考虑,就跟在了她身后,二楼的气温比一楼大厅稍微低一些,我真不知道自己居然忍受的了这种低温。当我进了玛丽的书房之后,立刻吸了一口气。这是间真正的书房,一瞥之下,能看出屋内藏书至少超过了千本,或者更多。书房两旁的架子和桌子上都被堆的很满,其中有不少是已经绝版了,或是手抄的书籍,房间的地毯上也堆着许多被半翻开的书籍,其中一些的书页看起来泛黄色,纸张像是极脆,仿佛一碰书页书页就会碎掉。我随手拿起来一本手抄书,随便翻了起来,只能隐约认出来上面的文字似乎是用古印度语写出来的,至于里面的内容写的是什幺,我根本就无法看得懂。至于我怎幺知道那是古印度语,我自己也不懂。〈难道这也算是直觉?〉玛丽回头瞥了我一眼, 香港内部推荐特码单双神秘地笑了笑, 曾道人推荐一字定单双用低哑而神秘的声音道:“有许多书都是讲的神话。“我望着玛丽, 彩霸王心水资料从外表真是难以看出来她竟然这样博学。这时候, 蓝月亮香港正版精选资料大全玛丽拿着一本书,走到我身旁,又怪里怪气地问了我一遍:“你真的想召唤出血腥玛丽?“〈虽然问这种问题显得很没风度,但现在已经不是讲究风度的时候了。〉我凝视着玛丽的双眼,反问道:“玛丽小姐,这之前我还想问你一件事,你和我表妹芙洛拉的关系似乎很好,你们是朋友?“玛丽怔了怔,瘦削而诡异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容。“她是个既漂亮又可爱的女孩。“我迟疑了一下,才接着问:“你以前难道没有召唤过血腥玛丽?既然那东西很危险,你们又是朋友,为何还会轻易把召唤那种东西的方法告诉芙洛拉?“玛丽全身一僵,恶狠狠地瞪着我。她的脸色也倏地沉了下来,但是她很快地以冷笑掩饰过去。虽然我明知道她不会扑上来,却还是被她那种眼神盯的心里发毛。我戒备地盯着她,以防她忽然做出危险的举动。〈似乎是我问了不该问的问题。〉想到这里,我忽然感到有些内疚。一切目前都只是猜测,但从玛丽的反映和表情,至少也能推测她和芙洛拉是极要好的朋友,极有可能--芙洛拉小公主也是她唯一的朋友,而我竟然问了这种问题。玛丽开始时的表情还很凶狠,但那种表情逐渐消退了下去,她的脸看起来有些悲伤,后悔和内疚交织在一起,面孔上渐渐没有了那种凶恶的表情。她从背后抽过一张椅子,坐到了椅子上面,双手僵直的紧握在一起。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不知为何,她忽然用极低的声音道:“你大概也看出来了,她是我唯一的朋友,她的好奇心太重了,我不想失去她……““对不起,但还是要麻烦你把召唤血腥玛丽的方法教给我。“大概是玛丽看出来不可能令我回心转意,或是她根本已经不想再说话了,沉默无语的从书架上取下一本‘书‘,交给了我。那其实不能算是一本书,只是一个薄薄的本子,看起来已经有相当长时间的历史了,纸页泛黄,边角处也有磨损。“你自己看吧,全是用英文记载的,这本书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,当时我正在收集有关诅咒方面的书籍。“当我拿着那个薄薄的本子走出去的时候,玛丽还是用双手捂着消瘦的脸,看起来,她像是已经陷入到回忆和悔恨中去了。我一向不懂该如何安慰别人,我知道这种悲伤别人根本无法体会,只有她自己才明白。每一个悲剧背后,往往都藏着一段让人心酸的往事。即使我说什幺,恐怕也无法使她从悔恨中恢复过来。所以,我只是径直走出了书房,手中的那个薄本,令我感觉到异常沉重。究竟是召唤出血腥玛丽导致芙洛拉死亡,还是因为有人谋杀了她,我如今也有些弄不明白了。但起码有一点令人高兴,外面温暖的气候,资料专区很快使我从被冻僵的状态中回复过来。我打开那个薄本,准备晚上就去尝试召唤血腥玛丽,对了,魔风大叔当时卖给我的那几张咒符,他是个极厉害的咒符师,也许那几张咒符还能起到一些作用。也许要等到夜晚,芙洛拉就死在那个卫生间里,再那里召唤也许会事半功倍。很快地,我并没感到过了有很长的时间。从玛丽的居所回到房间后,我感觉自己只是看了一会儿那个小薄本子,夜晚就已经悄悄降临,整座学院在沉寂的夜暮下,显得异常寥寂。我走到阳台上向四周眺望,学院内几乎听不到一点动静,大部分人都已经睡着了。现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分,茂密的枫树林在夜色下显得鬼影幢幢,一幢幢精致的小别墅被树丛相隔开,有些小楼里还透出灯光来,但这丝毫无法改变夜晚的阴森。这时,我早已经关掉了小楼里所有的灯,走回二楼的房间里,一眼就看到了卫生间的门。〈虽然心里害怕,但有些事却是非做不可!〉整幢楼里,只有钟表发出‘滴答‘的声响。我把准备好的东西放到卫生间里,深吸了一口气,当我正准备要开始召唤血腥玛丽的时候,忽然,隐隐地听见了一声短促的尖叫。正当我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,急忙走出卫生间的时候,马上又听见了一声尖叫,那一下叫声更凄厉而短促,像是从附近传进来的,在夜晚听起来十分的骇人。在黑暗的房间里,忽然听见这种凄厉的尖叫声,任何人都难免会心头一震,我手一抖,几乎连手里的蜡烛也掉在了地上。我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这附近有人出了意外。我急忙跑到阳台上,透过黑暗,注视着最靠近这里的一幢小别墅。尖叫声可以听的如此清晰,说明尖叫声极可能是从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传出来的,而离这里最近的房子,也就只有那所了。〈不知道究竟出了什幺事,那两下尖叫声,很可能是从那里传出来的!〉我几乎什幺都没有再想,就从二楼冲了下去,穿过大厅时撞倒了一些东西,几乎把自己也绊倒。我打开大厅通往外面的正门,深深呼吸了一下,然后径直朝那幢传出声音的小别墅跑过去。那幢房子离这里很近,中间只隔着一片枫树林。当我穿过枫树林,到了那幢小别墅正门前的时候,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做非常轻率。但这种想法并没有使我转身回去,因为我想弄清楚,那声尖叫究竟是怎幺一回事。〈那样惊恐的叫声,应该不会只是因为看到了一只老鼠而发出来的吧?〉我轻轻敲了下门,出乎意料的是,门竟然‘咯吱‘一声被我推开了。这些小别墅的格局基本都一样,一楼是大厅,二楼则是居所。大厅里一片漆黑,当我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,才看清楚大厅里的布局,这个大厅虽然很华丽,但却是很普通的中世纪欧洲风格,在大厅的左角,似乎摆着几个模糊的物体。等到我走进了,发现那只是几个画架,画布上似乎还有一幅未完成的油画,但是大厅内十分黑,无法看清上面画的是什幺。而且,除了我的脚步声外,大厅了里没有其它的动静。我心中隐隐感觉到不安,顺着楼梯朝二楼走了上去。这所楼里面,墙壁上挂着不少幅油画,由于太黑,没办法知道那是否只是仿制品,墙壁上挂着的油画数量十分众多,使整幢房子里看起来就像是画廊一样,可以从这里看出来这幢楼的主人十分喜欢画。当我走到一楼转角处的时候,手心中就已经出了汗。我心中升起一种不详的预兆,而这种第六感多数时候都很准确,也曾经救过我的命。我移动得十分缓慢,脚步声也放的很轻,为何会这样,倒不是怕惊动这幢屋子的主人,可能是因为我心中实在太不安了。〈究竟是在哪种情况下,人才会发出像刚才一般诡异的尖叫。〉我竟然有勇气到这里来一看究竟,连自己也感到吃惊。上到二楼的时候,还是什幺也没有碰到,我在二楼里移动着,心中的不安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越来越强烈。从黑暗中隐隐可以看到,二楼卫生间的门半开着。我鬼迷心窍般的走进卫生间里,脚下立刻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,我一脚迈到了旁边的地板上。我蹲在身子,用手摸索着刚才踩到的那个东西,立刻就摸到了。〈像是一个人,难道是个死人?〉心中忽然冒出的想法,把自己也吓了一跳。〈我不会总是这样衰吧,这个人摸上去还有体温,应该只是昏过去而已……〉我缓缓摸索到墙壁上的开关,‘咯‘一声,把卫生间的灯打开。‘哗‘的一下,卫生间的灯亮了起来,我朝倒在地上的人看去,这才发现对方是一个穿蓝色睡衣的女孩,多半是这所学校的女学生。她面朝地板,看上去像是被什幺东西给吓昏了。“喂,你没事吧。“我摇了摇她,对方没有反映,我把她的身体翻正过来,顿时僵住了。她的脸血肉模糊,五官都在往外冒血,五官旁边甚至有凝固了的血泡,看上去异常的凄厉。脸被毁容成这种程度,已经看不出来她的本来长相了,也无法辨别出她原来的身份。她这张惨不忍睹的面孔,让我想起了芙洛拉的一张脸,同样混浊呆滞的瞳孔,这两张脸竟然意外的相同,都是被毁了容。〈会不会又和血腥玛丽有关系?〉我心里发凉,摸了摸她的鼻息,果然已经断了气。在她的脖子上有一条青紫色的勒沟,显然是在刚才被人用绳子勒死的,体温到现在仍然保持着温暖,看起来是谋杀,即使不是谋杀也是人为造成的。在这种十几度的室温下,人在死后的十小时中,体温平均每小时下降1度左右,她死了最多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。而我听到尖叫声的时间,到被我发现她死在这里,其中间隔最长也不会超过十分钟。(被勒死的人致死原因多数差不多,她多半是被人用勒索勒住脖子之后,勒索压迫呼吸道引起了呼吸障碍,同时压迫血管导致血液循环障碍,又压迫神经,还有……感受器引起反射性心跳停止,这其中的几种反应,只要有一种到了某种程度,人被勒的断气才正常。)〈那声尖叫,会是她临死之前发出来的吗?她那时究竟想到了什幺?〉如果是有人杀了她,在杀完人后,到我来的这前后十分钟内,是否能有足够的时间帮她毁容成这种程度?即使是一个手脚很利落的人,也完全不可能办到。但那声尖叫,除了她之外不可能是从别人嘴里发出来的。〈而且卧着的姿势这样僵硬,多半是被人从别的地方拖到洗手间里的。〉在她身上,似乎有种奇异的香味。可能是由于看习惯了别人的尸体,和第一次看到尸体时惊恐的感受完全不同,我对这具血肉模糊的人体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,反正她也不会在陡然间跳起来咬我一口。但是,如果可以的话,我实在很想立刻逃离这个地方。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,我慢慢抬起头,心里有些焦躁。〈比起来尸体,看来我还是比较害怕鬼魂。〉〈那现在该怎幺办呢?〉再接着等待下去,我会被当做杀人凶手带走,还是先抽身回去接着想吧,站在这里连思绪也无法集中。这所学院里真是充满了迷团,希望不会再有意外发生。我缓缓抬起头,把疑虑暂时压在心中,先将女孩尸体恢复成我来时的原状,又小心擦掉了我遗留在开关上的指纹,然后鬼鬼祟祟的从卫生间里退出去。在关灯之前,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女孩的尸体,总觉得有些地方很不合理,一时之间却也想不起来具体是什幺予我这样的感受。在关掉灯之后,周围又陷入到一种死气沉沉的气氛中。那具女学生的尸体,在黑暗中看起来只是深黑色的一块东西。

许多毕业学子期待已久的大学时代来临了,准备迎接人生最青春最美好的时光!不过,也有不少人将“爱的初体验”转变成为宣示成年的仪式。

   5月15日消息B站今晚发公告称,禁止用户使用第三方软件在直播间抢辣条等违规行为。

  新浪财经讯 5月7日消息,美国截至5月2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316.9万人,预期300万人,前值383.9万人;初请失业金人数连续5周下降。此前六周初请失业金人数已累计超过3000万人。

,,免费平码高手论坛精选
posted @ 20-06-05 10:51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 @2014

Powered by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