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芙洛拉的鬼魂忽然出现

正文:

清晨的阳光,穿过透明的玻璃窗照射进房间中,那幅镜子又将阳光反射,使二楼全部暴露在晨光下。天终于亮了,在晨光下,我的一切秘密仿佛都会暴露出来。昨天晚上,我都是在噩梦之间度过的,之后被恐怖的梦境惊醒,但是那些梦的内容却在醒来的一瞬间被忘记了,只留下很模糊的印象。我发了一会儿怔,从床上跳下去,径直走向对面的阳台。之后,我又站在阳台上望着附近的风景,隐隐能看到远方起伏的山峦,那边似乎是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-勃朗峰。站在阳台上吹晨风,早晨的阳光则更加刺目,那是一种能穿透人心底深处秘密的阳光。〈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,为何又会做那种恐怖的梦?〉忽然,我听见楼下有人叫我的名字,我用手撑着白石雕刻而成的栏杆,俯下身子往楼下看去。只见米尔亚娜坐在一辆小型锄草车里,边抽着一根香烟,边朝上仰视。〈现在才几点钟?〉我忽然想起一些要紧的事,朝下面叫道:“先等一下。“说完话,我就急急忙忙地冲到寝室南面的那扇门,那里是洗手间。洗手间同样大的令人不安,里面布置着淡褐色的轻纱,正中间的墙壁上是一面镶满宝石的镜子,轻纱把黑色的浴缸隔在最里面。我拿着一大堆补妆用的东西,坐在洗手池的镜子前面,用最快的速度修饰好昨晚的残妆。化妆和画画其实是同一个道理,精美的化妆能让脸部显得更加完美无暇。我朝着镜子笑了一下,镜子里印出一张很有魅力的面孔,镜子中的人有一头漆黑垂肩的长发,优雅的眉毛,奇怪的是皮肤上居然没有一丝血色,嘴唇看起来则很柔软。那双眼睛的形状更是优美而细长,眼中更带着一种难以捉摸而疑惑的表情。〈化妆这样艳丽的话,就绝对不会被人看出来我是男人了。〉我迟疑了一下,想道。〈但……我的脸色,是从何时起变的这样苍白?〉皮肤苍白的简直就像是严重贫血,或是白血病,我除了心脏不好外,是不是还有其它的毛病?或是因为这顶假发实在太黑了?回东京后或许应该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。〈米尔亚娜在外面一定不耐烦了,还是赶快去开门吧。〉在出卫生间的时候,我想了想,又把马桶的坐垫放了下去,免得被人在这种小地方看出毛病。于是,我飞速的奔下楼去,从里面打开了门,请米尔亚娜进来。她显然已经等的很不耐烦了,此刻正将一根香烟按灭。米尔亚娜看到我把门打开,在往里面瞥的时候,竟然呆了一下。“这么早啊?“我抬着下巴,微微将头仰高了一点。但尽管如此,我还是比她低上几厘米,这对我的自尊心来说实在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“现在已经不早了。“米尔亚娜从外面走进室内,扫视着大厅的环境,道:“这种死过人的地方真的能住吗?真不知道学院是怎么想的。“我无奈地道“这没什么。“其实这都是我自己自己无聊,当时说那些话,才会住进这幢鬼屋,幸好芙洛拉小公主的鬼魂一直没来骚扰过我。“如果芙洛拉的鬼魂忽然出现,你难道不会害怕?““当然会……请你别吓我。“我怔了一怔。米尔亚娜道:“如果你再出了事,那就又是校方的责任,而且也太可惜了。“我并不知道那句‘太可惜了‘指的是什么意思,因为她说的话我基本都不太明白。“米尔亚娜,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““最近学院里没有几间剩下的宿舍,而且那几间宿舍都很狭窄,如果你不想继续在这里住下去,可以暂时到我那里去,想住多久都可以。“她又道:“直到校方为你安排了新的住所。“我低垂下眼帘,道:“谢谢,不过,米尔亚娜……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“〈难道是另有企图,这点我始终想不出来。〉米尔亚娜怔了怔,竟然说:“因为你看起来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,甚至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。“我真的差点跌倒,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,这没什么好得意。我简直想在地上挖个土坑,把自己埋进去,再在上面盖上泥土,进去好好的自我反省一下。〈难道我以前每天坚持锻炼都没用吗?还真是老年人的体质。〉“走吧,再晚一点,可能会误了那堂宗教课的时间。“我问道:“为何这么早?““清晨是忏悔的最佳时期,这个时候,万物复苏,万物都应该感谢太阳的力量,而且清晨的阳光能让全部有罪孽的人感到恐慌,太阳升起象征着新的生活开始,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原罪,有原罪的人如果不向神进行忏悔的话,就不会拥有将来。“米尔亚娜又点燃了一根香烟,率先走出门去,边走边笑道:“所以,我们每次做完坏事之后都千万要记得向神忏悔,下次再犯就再去忏悔,听说神愿意接受一切人的悔改。“她摇摇头道:“神还真是不明事理,真正的恶人绝对不可能有悔意,不过,世界上根本没有神存在。“米尔亚娜的话顿时让我怔了怔。〈很难想象,这种深刻的话竟然会从米尔亚娜口中说出来,难道她有心事?〉突然间,米尔亚娜停下脚步,扬了扬她一直拿在手里的东西,道:“对了,你有没有接到这玩意。“我这时才看清楚,在她手里拿着一个木质的盒子,木盒子上面清晰可见很具有艺术感的木纹,在她打开盒子之后,我怔了怔,居然认不出在那里面装的东西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。但盒子才一打开,我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奇特的芬芳,在那块整齐的白色四方型物质的边围上缠绕着美丽的花纹,中央雕刻着非常精美漂亮的圆体字‘欢迎参加山鲁左德古堡圣宴,您将度过一个终生难忘的美妙夜晚‘,最下方的署名是lh。我怔了怔,道:“这是什么?请贴?“米尔亚娜露出不寒而栗的表情,道:“学院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接到了请贴,这是那个疯子送来的,我三年前不知道内情,去参加了一次他的宴会,自那以后就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。““因为他非但是个花花公子,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,一个疯子!“突然,米尔亚娜笑咪咪地盯着我,道:“你去了就知道了,绝对会终生难忘。““哦,是吗?“我从木盒里揭起那个雕刻精美,就像艺术品般的请贴,那种芬芳更加扑鼻,在不知不觉中勾起了我的食欲。我明知道请贴不是用来吃的,却还是忍不住在那上面咬了一口,没想到请贴入口既溶,口味极佳,我舔了一下嘴唇,道:“原来是白巧克力。“米尔亚娜微微一笑,道:“这种请贴,倒是很像那个疯子的为人。“说完了这句话,她就快步朝外面走去。我眯着眼睛,感觉到清晨的阳光很刺目,朝四周瞥了一下,我就这样什么东西也没带,跟她走了出去。我这几天除了米尔亚娜外,还没有看见这所学院其它的学生。今天走在那条宿舍区最宽敞的道路上,终于看到了陆陆续续有女生从道路两旁的小别墅里走出来,虽然能从她们的着装上看出各自的品位不同,但这些女生确实都很有钱。其中大多数女生似乎不准备出宿舍区,而是将餐布铺在草地上,在外面进行野餐,或许那是她们的早餐。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十分悠闲,似乎都很会享受生活。在宽阔的道路两旁,茂密苍翠的树木覆盖着其它的土地,紧挨着道路的是两旁婆娑的法国梧桐树,后面种着各个品种的树木,菩提树、枫树、甚至还有白杨树,组成了一片茂密的林区。树荫的绿叶下面,有不少女生在野餐,而且大多数都是美女。美女总是能令人感到赏心悦目,整副画面很是优美惬意。〈这里的学生似乎并不多。〉我又想到。〈如果再钓上两个马子,回去就更不愁生活了。〉我正心怀鬼胎地想着某些事,米尔亚娜忽然开口,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资料让我吓了一跳。“这里的天气总是不冷也不热, 香港内部推荐特码单双真让人觉得麻烦。“说完, 曾道人推荐一字定单双她恨恨地抬起头看着天空。而我不明白她为何会发出这样的感觉。〈其实这样已经很不错了, 彩霸王心水资料如果现在是在东京,或者是我以前居住的城市,夏季气温一定还在不断往上攀升,每天都热的要死。〉“米尔亚娜。“一个有点怯怯的声音,从我身后不远处传来,我和米尔亚娜在同一时刻转过身去。我定睛一看,才看清楚那是一名少女。她穿著件滚边大袖子的蓝色衣裙,裙子做工精美,两只袖口非常的大,这样大的袖口偏偏和天气很相称。这件裙子的下摆,也有和袖口相同的滚边。此外,从大袖空荡的外观可以看得出这名少女的手臂相当纤细。她有着象牙色的皮肤,看起来是一位小美女,神情却很娇怯,像只柔顺的小白兔。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她也看到了我,惊讶地站在原地,先是呆住了,随后又略感意外地眨了眨眼睛。米尔亚娜略显意外的道:“是你,海因。“海因柔顺的点了点头,之后用疑惑的眼神凝视着我。米尔亚娜笑起来:“对了,我来帮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海因。“之后又朝我这边颔首道:“这位是--芙洛拉的表姐,该隐。“海因微微歪着头,表情在刹那间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化,接着,对着又我嫣然笑了笑。海因欠了欠身子,道:“你好。“〈她在那一秒钟表情的细微变化,简直就像只是我的错觉。〉她又转向米尔亚娜,怯怯的低着头,道:“米尔亚娜,我昨天说的话都是真的,请你,考虑一下。“米尔亚娜脸色变的有些阴沉,但立刻又恢复正常:“那件事就算了吧,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?“我一直在旁边观察着她们两个人的表情变化,总觉的她们的关系很不简单。凭我的直觉来看,她们不像是朋友,但是交情又好象很不错。〈昨天,似乎就是海因把米尔亚娜叫走的。〉〈她们现在的谈话内容,很可能和昨天下午的那次见面有关?〉其实这事情很简单,如果不是因为芙洛拉离奇死掉了,我也不可能会对这样普通的谈话感兴趣。因为学院中的每一个都可以是凶手,所以尽可能的了解周围的人,对查清楚事情真相很有帮助。〈而且,海因一直不敢抬头看米尔亚娜。〉海因又低垂着眼帘道:“打扰了你们,不好意思,我先走一步了。“话音还没落,她就先朝前面走了,这种仓促的举动,也极不像是她这种看上去很有教养的贵族小姐会做出来的事。在她经过我身旁的时候,我闻到她身上有一股迷迭香清凉的味道,多半是她的衣服用香精油熏过。〈我最近都被这群女学生弄晕头了,是因为我太敏感,还是她们真的不对劲?〉这时,米尔亚娜又道:“走吧,教堂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。“我试探地问道:“米尔亚娜,海因的脸色……看上去似乎不大好?“米尔亚娜面无表情,道:“她最近马上就要结婚,这几天可能会递交退学申请。“她用修长的手指撩了撩耳边的头发,接着,又转过身来对我笑了一下。“上宗教课时用的教室是历经几个世纪,有几百年历史的基督教堂,十分古老,很神圣,很适合做忏悔。“我们边走边谈,我一直想继续昨晚的谈话,但每次都被米尔亚娜巧妙的避开了。我思考着一些问题,有好几次都差点被石头绊倒。到了这幢基督教堂外面,我才刚准备真正专注的打量一下,这时,却被身后的经过的一个人撞了一下,本来还没什么,偏偏脚尖又踹到了前面的石阶,人一歪,不迭往前面跌跌撞撞的退了许多步,撞到了米尔亚娜胸前。米尔亚娜一把拽住我,新闻资讯我才终于找回了平衡感。〈该死,我怎么总这样粗心,说不定有一天就会被石头绊死。〉撞到我的是一个又高又瘦的女孩,年龄大约在十八九岁之间。她的个子极高,在今天我已经发现,这所学院里的女生个子都极高,除了那位海因之外,其它的人几乎和我一样高,或是比我更高,这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。她一直都保持着种很诡秘的表情,使整个人看起来份外诡异。同时,她的脸很瘦,所以看起来就像幽灵片里常出现的女主角。她有一头栗色长发,一半的面孔都遮在长发下面,那种阴郁的气质,令人不寒而栗。“没有撞疼你吧?“虽然她是在对我讲话,但我却感觉到她的声音很飘忽,根本像是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的。米尔亚娜不耐烦地道:“玛丽,你刚才在看什么,怎么都不看路。“〈原来她叫做玛丽。〉我仔细打量着她,才发现她手中拿着一本极厚,方型的硬皮书,这本硬皮书看起来已经很残旧了,封面是米黄色的,上面用像是拉丁文的文字写著书名,下面还用英文标注着‘召唤学‘几个字。玛丽用一只手夹著书,露出里面泛黄的书页。她扬了扬手里的书,嘴角噙着一个诡异的笑容,道:“这里面讲了如何召唤鬼魂。““这位是……?“玛丽盯着我,她的眼神令人莫名奇妙的发寒。“我是芙洛拉的表姐,几天前才刚到这里,以后还请多多指教。“我伸出一只手去,为了以防万一,我的手上戴着手套,所以并不担心她会看出来异样,虽然戴手套可能会显得很怪异。〈她们也都是一些奇怪的人,这种习惯应该不算什么。〉这时候,玛丽竟持起我的手,竟然在上面吻了一下,抬起头看我的时候,眼神怪异而神秘,那双深遂的眼睛中隐约散发出一道狡滑的目光。我心下发毛,心猛地一跳,急忙缩回手去。我感到手背上仿佛爬着一大堆蜈蚣和蟑螂,又麻又痒,让人难以忍受。〈这所学院里的怪人还真是多,魔风大叔说什么结识有钱的女学生,我竟然会被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唬到这里来……〉我忍不住想哭。“芙洛拉死的可真惨啊,她的阴魂一直在我周围萦绕,想告诉我些什么。““今天午夜我要帮她招魂,芙洛拉的姐姐,你也来吧。“她又压低了声音。“可怜的小芙洛拉,你死前究竟看到了什么,是玛丽的诅咒杀了她,是玛丽的诅咒杀了她……“玛丽边说着,口中居然将这句话哼成了歌的调子,她的口中一直在低喃着一些话,鞋子踩在通往教堂正门的石阶上,有几片树叶正好被她踩在脚下,发出‘嘎啦嘎啦‘的声响。她一边往上面走去,高瘦的身体一直轻晃着,走路的姿势就像是被鬼魂上身了一样。我一见到这幕景象着实大开眼界,但同时也萌生一种惊诧的感觉。〈这女人该不会真的被鬼上身了吧?〉这时,我听见米尔亚娜低声道:“总有一天,我要拿枪射穿你的头。“她的姿势,在那时似乎也变成了标准的拿枪的姿势,仿佛她此刻假如有一支猎枪在手,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朝玛丽的头部击去。“砰!“我疑惑地望着米尔亚娜,那一声响声明显是从她口中发出来的。〈难道米尔亚娜和玛丽之间有芥蒂?〉米尔亚娜不满地道:“这个女人平时只喜欢装神弄鬼,又说玛丽的诅咒这种鬼话。“我急着想知道答案,问道:“玛丽的诅咒,那是什么?她的名字就叫玛丽,难道那指的是……“〈这大概是只在学生中流传的秘密吧?〉我疑惑地揣测着。米尔亚娜神秘地笑道:“记得我昨天晚上曾经说过的,那个‘美丽‘的传说吗?“我点了点头,她又道:“和她说的是一回事,现在即使我不说,她一会儿也肯定会告诉你。“我好奇地问:“为什么?“米尔亚娜深刻的轮廓上显现出一种不愉快的表情,道:“因为她的兴趣就是吓唬人。“石阶并没有多高,很快就到了教堂的正门,我们边谈话边往里面走进去。这座基督教堂仍然保持着哥特式的建筑风格,上面是尖形的拱顶,巨大的灰色玻璃窗上有美丽的花纹,令人看着就会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。教堂里面显得很空荡,里面的气温比外面更清凉些,一进到里面,连我的说话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压的更低。诺大的教堂里,只有前排稀稀落落的坐着一些人。虽然最前面有一些地方被重建了,但这里大概还维持着几百年前的格局,非常古老,从两旁大副的彩色玻璃投射进来奇异的天光,彩色玻璃上神奇的图案充满了神圣而浓重的宗教感。我一眼就看见了教堂后面墙壁上的浮雕像,受难的耶酥站在正中央,周围雕着天堂和地狱间的宗教故事。和所有的哥特式教堂一样,这座教堂呈现出十字架形,主要部分是长方形,两边延续的尖拱托起中央部分巨大的拱顶,下面是一排排的座位,在这样的大教堂里,人显得格外藐小。我和米尔亚娜,挑了教堂最靠前的一排坐下。不知不觉中,我感觉有一个在我左侧坐了下去,我回头一看,顿时又被吓了一大跳。竟然是刚才碰到的那位玛丽,她还是那样神经质。那位玛丽怀里,仍然抱着那本厚厚的有关召唤学的书籍,一脸诡异的表情,嘴里哼了一个调子很奇怪的曲子〈她怎么会在这里,带这种书进教堂里真的没问题吗?〉我又想了想,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很可笑,因为那也只是一个有关个人信仰和宗教信仰的问题。她就坐在我旁边,挨的是这样近,我几乎能感觉到从她身上传出来的一股冷气。米尔亚娜朝她望了一眼,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。我忍不住好奇心,道:“玛丽小姐,你说的玛丽的诅咒是怎么回事?“玛丽直直地盯着我,忽然‘咯咯咯‘的尖声笑起来,把我们周围的大片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这里来。我被她笑的全身发冷,几乎快忍不下去了,真想马上把她的嘴封起来,再用眼罩把她的眼睛也立刻蒙住。直到玛丽笑够了,她才故做神秘地道:“听过血腥玛丽没有?“我怔了怔:“那是一种鸡尾酒,而且是种很烈的酒。“玛丽又开始诡异地笑了起来,边笑边道:“不但有酒叫血腥玛丽,英国以前的国王亨利八世,她的女儿也叫这个名字,亨利八世连续杀了他的七个情人,亨利八世的原配王妃卡芙莲失宠后被囚禁起来,就连她为亨利八世生的女儿玛丽,也被放逐出王宫,玛丽从此恨透了亨利八世,玛丽继承王位之后就是有名的血腥玛丽,杀人如麻。““血腥玛丽还叫镜子巫婆,也有人说血腥玛丽是被车撞死的少女,它究竟是什么,谁知道呢?““咯咯,想要用镜子魔法召唤出血腥玛丽,召唤出她的后果谁也不知道,可能会像芙洛拉一样被毁容,然后一个人慢慢的在浴室里,感受着周围的黑暗,生命渐渐消失,随后……死亡。“〈血腥玛丽,镜子魔法……〉我不安的挪动了一下身体。可能是因为玛丽的表情太诡异,她的语调又太神秘,使我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,连手心中都出了汗。玛丽又压低声音道:“召唤血腥玛丽的方式很容易,但只能一个人在场,据说,以前这所学院有不少学生因为召唤失败而被毁容,简直就是一个恐怖传说,芙洛拉轻易召唤了血腥玛丽……她太自负了……“不知道为何,这时候,玛丽脸上忧伤和诡异的神态交错在一起,枯瘦的脸孔看起来更是怪异绝伦。〈难道她和芙洛拉的感情十分好吗,为何没听米尔亚娜提过?〉我心下狐疑,朝旁边的米尔亚娜望去,只见她一脸不耐烦,似乎对玛丽的话和她的人都很不耐烦。〈这个学院,简直诡异至极,还有那个恐怖的传说……〉我全身都打了一个哆嗦,另芙洛拉致死的原因真的只是诅咒?还是我应该马上去试着召唤血腥玛丽,看是否会有和芙洛拉相同的下场。玛丽忽然又站起来,不理会周围人投射来的视线,抱着那本讲召唤学的书,径直朝教堂的正门走去。她走的速度十分快,但却像漂浮在水面上的幽灵般,令人不寒而栗,感到全身莫名的发寒。“这种传说我根本不可能在夜晚讲给你,更何况你住在芙洛拉的那幢白色小楼里,这是所有人的秘密,千万不要轻易尝试。““人的思维方式很奇特,有时候越害怕某件事反而会忍不住会做出来。“米尔亚娜冷静地盯着我,随即又转过身去道:“还是先听课吧。“经她一说,我才注意到在前方站着一个年轻人,身上整理的一丝不苟,从头到脚,没有一处不合规矩,正是那天来和院长马里埃来接我的那个年轻人,他看上去还是很令我讨厌。〈不知道他是何时来的,为什么刚才我一直没看到他?〉〈难道是因为一直以来,我太专注于玛丽所叙述的事情了?〉我皱了皱眉,这家伙当时说他是教宗教课的,那时我根本没放在心里,也一直没再去找过他,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。〈但他多半也认不出我来,因为当天我把脸遮的很严。〉〈还是别被他看见的好,免得又无缘无故被讨厌的人缠上,看到他就让我很不愉快。〉之前,我一直没注意到他在讲着些什么话。我托着下巴,无聊的想着事情,想着芙洛拉的死,想着玛丽奇怪的举止和她刚才说的那些话。还有米尔亚娜的想法--她为什么会厌恶玛丽,虽然玛丽的为人神经质又很古怪,脸上又透着种诡异,但还不算是一个讨厌的人。骤然间,我隐隐约约听见那个年轻人在讲着我的名字--该隐。〈怎么?为何忽然提到我了。〉听到这里,我抬起头惊异地盯着他。我这才发现他讲的并不是我,而是圣经中的那个该隐。“你的名字和他一模一样。“米尔亚娜忽然转过头来,冲着我笑了笑,笑容中带着难以言喻的,奇怪的神态。她又眯起眼睛,调侃般地道:“如果你也是吸血鬼,相信很多人都会愿意被你吸血。“我叹息道:“这种玩笑也太可怕了。“就仿佛和吸血鬼有缘似的,我常常听到关于吸血鬼的传说。想避也避不快,它像是怎样也摆脱不了的噩梦,令人不快。不知为何,这时候我蓦地感到一阵心悸,呼吸不畅。心脏像是要跳出心腔一样,快速地跳动着,使我感到极不舒服。心脏跳动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在打着大鼓,激烈的让我心底升出一种莫名的恐惧……我心下大惊,趁自己现在还没有死,急忙拿出随身带着的药瓶,吞下了几颗药。但等了片刻,心脏却始终没有缓和的迹象,而且反而越来越严重。〈可恶,我为何总是这样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!〉〈偏偏在是在现在,真是要命……等等,这种时候了,我居然还在想这种无聊的问题。〉我推了推身旁的米尔亚娜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麻烦你扶我回去。“米尔亚娜的神态一下子就变了,脸色变的异常苍白。她恢复镇定,声音仍然带着颤,道:“没事吧?你的脸色看上去真可怕,你先等一等,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!“我一把拽住她,道:“先等一等!用不着叫医生,再等一下就会慢慢好的……“努力讲完一句话,我的力气也几乎用尽了。但心脏的毛病似乎已经好转,虽然很细微,却仍然能感觉出来。〈不过,已经没时间再虚弱下去了。〉我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,马上去向玛丽问清楚血腥玛丽的事情,明天就离开这里,这地方的女学生未免也太诡异了。

  编者按:近日安徽六安购彩者李先生现身省体彩中心兑取属于自己的1800万大奖。谈及体彩1800万,大家可能都以为李先生这次是命中了大乐透封顶奖,但“豪横”的他却以180倍投注揽下排列五头奖1800万!而对于这笔奖金,条件优渥的李先生表示,真的只是锦上添花。

,,马会内部免费资料一肖中特
posted @ 20-06-05 06:13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 @2014

Powered by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